卡尼尔美业(武汉)科技有限公司-国家卫健委:关于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有关问题解答
你的位置:卡尼尔美业(武汉)科技有限公司 > 解决方案 > 国家卫健委:关于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有关问题解答
国家卫健委:关于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有关问题解答
发布日期:2022-07-26 01:07    点击次数:201

  近期,多个国家报告发生不明原因的儿童急性肝炎病例,引发广泛关注。国家卫生健康委高度重视,及时组织专家进行分析研判。

  有关情况如下:

  1。我国是否有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病例出现?

  答:目前,我国尚未发现相关病例,各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和医疗机构正在密切关注和持续监测相关情况。

  2。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有哪些表现?如何及时发现?

  答:这种急性肝炎患儿的共性特征是:①年龄1月-16岁,大多在10岁以下;②出现黄疸、恶心、腹痛、乏力、嗜睡和胃肠道症状(包括腹泻和呕吐),大多数患儿无发热;③实验室肝生化检查转氨酶(AST或ALT)明显升高。

  若孩子出现上述表现,家长应提高警惕,及时到医院就诊,建议查肝生化指标,并做血、尿液、粪便和呼吸道样本等相关病原学检测,以进一步确定孩子是否有急性肝炎及可能的病因。

  3。儿童急性肝炎如何预防?

  答:引起儿童急性肝炎的病因有多种,主要感染途径是经过消化道和血液。此次国外报告的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患者部分呈腺病毒检测阳性。当前,主要预防措施是避免儿童前往人多拥挤、空气不流通的公共场所,切断飞沫接触和粪口传播途径,保证儿童充足睡眠和营养,定期清洗儿童外出衣物和常接触物品,勤洗手、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如儿童出现黄疸、消化道症状等肝炎病症需及时就医。

  当前,我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积累的经验以及群众健康防护意识的提升,对于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的预防有相当的益处。

  4。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是否与接种新冠病毒疫苗有关?

  答:世界卫生组织近期调查显示,由于绝大部分不明原因急性肝炎患儿未接种新冠病毒疫苗,目前不支持和接种新冠病毒疫苗相关的假设。

  更多报道

  不明病因儿童肝炎是否与新冠感染有关?以色列肝炎专家解读(新京报)

  得出明确结论仍需时间。

  新京报记者 姚远 朱月红

  当地时间5月3日,世界卫生组织表示,截至5月1日,已有20个国家报告了至少228例不明病因儿童肝炎疑似病例,另有50多例病例正在调查之中。

  然而,截至目前,确切病因仍在调查中。有人担忧,此类不明肝炎或与新冠有关。

  对此,5月3日,以色列施耐德儿童医学中心儿童肝病部门主任奥利斯·怀斯堡·津曼(Orith Waisbourd-Zinman)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有潜在证据表明,尽管非常罕见,但患者感染新冠病毒后的特定时间内有可能更容易感染这种不明病因肝炎。

  ━━━━━

  施耐德儿童医学中心的病例均出现黄疸

  新京报:日前,以色列卫生部宣称,该国近期发现12例不明病因儿童肝炎病例,其中施耐德儿童医学中心报告7例。截至目前,施耐德儿童医学中心有新增确诊病例吗?病例数是否呈增长趋势?

  奥利斯·怀斯堡·津曼:此前,施耐德儿童医学中心向以色列卫生部报告7例不明病因儿童肝炎病例。继报告7例之后,又发现另外2例,累计共有9例。每位患儿病情的严重程度不一,一些症状较轻,一些症状则很严重,其中4人出现肝衰竭,2人需要肝移植。

  施耐德儿童医学中心正在调查更多病例,以确认他们是否与这种肝炎有关。有媒体报道后,海思科以色列卫生部正在我们中心收集更多病例数据。上周我们还注意到1例病例,其病情很轻,转诊到施耐德儿童医学中心后,无需任何治疗便自行好转。不过,他的情况符合世卫组织对不明病因儿童肝炎病例的定义,所以这也许是我们接诊的第十位不明病因肝炎儿童病例。

  新京报:施耐德儿童医学中心何时接诊第一例不明病因儿童肝炎患者?主要临床症状有哪些?

  奥利斯·怀斯堡·津曼:施耐德儿童医学中心从2021年2月接诊了第一例病例。所有患儿的主要临床症状表现均出现黄疸,他们就诊的主要原因是出现黄疸或者精神状态不佳。就诊后,所有患儿均入院治疗,一些患儿接受常规血液检查后发现酶水平升高,还有一些患儿的病情在住院期间恶化。

  新京报:目前这些儿童的治疗进展如何?

  奥利斯·怀斯堡·津曼:有些患儿接受了类固醇药物治疗,对药物反应良好,目前恢复也不错。有2例年龄非常小的患儿出现非常严重的症状,病情恶化也很快,需要肝脏移植。不过,目前这2名接受肝移植的患儿恢复情况不错,也有父母陪同,其中一个上周刚过完一周岁生日,他的父母还给我们发来了生日聚会的照片。除了这2例,其他患儿在接受治疗后都已经康复。

  ━━━━━

  仍谨慎看待不明病因儿童肝炎与新冠感染有关猜测

  新京报:以色列《国土报》此前的报道显示,在以色列发现的12例病例中,有11人曾在一年内感染过新冠病毒,他们感染的是哪种新冠病毒变异株?

  奥利斯·怀斯堡·津曼:在新冠大流行期间,我们接诊的这些不明病因儿童肝炎病例此前感染过新冠病毒,解决方案主要感染的是德尔塔和奥密克戎新冠病毒变异株。

  新京报:这能否说明不明肝炎和新冠之间存在某种联系?关于这种联系,目前有哪几类猜测或者判断?新冠长时间隔离是否会导致人体免疫力降低?

  奥利斯·怀斯堡·津曼:我们认为,这些不明病因儿童肝炎和新冠病毒感染有关联,但我必须指出,目前尚无证据证明这两者有关联,需谨慎对待这一猜测。我们对所有患者肝脏活检后,发现这些病例不符合任何已知肝炎病毒株的情况,但注意到一点,这些病例的肝脏活检曲线图看起来非常相似。而注意到这一点,我们花了一年时间。我们现在能确定,这些病例之间可能有某种关联。

  不过,至今仍没有确切答案。儿童罹患此类不明肝炎,有可能是由于新冠疫情期间孩子们长时间被隔离,也有可能是新冠病毒引起的一些免疫失调,导致对腺病毒产生异常免疫反应。如果不是上述原因,这种病毒可能不会导致严重肝损伤。

  此外,虽然我无法知道以色列不明病因儿童肝炎病例检测出的腺病毒是否与英国或其他地方报告的腺病毒相同,但我需要指出的是,腺病毒不会导致严重的症状,不能简单地归咎于腺病毒。

  我认为,这种不明病因肝炎可能与感染新冠病毒后的影响有关,这确实是一种假设,但从生理学角度也能解释,即患者感染新冠病毒后的特定时间内有可能感染腺病毒或其他病毒,而不仅仅是腺病毒感染。当然,仍需更多数据佐证。

  新京报:有关卫生部门及专家认为,不明病因儿童肝炎可能与腺病毒有关。现在能否确认不明病因肝炎为腺病毒所致?还需要哪些证据?

  奥利斯·怀斯堡·津曼:为了解此类不明病因儿童肝炎与腺病毒间是否存在联系,我们需采用肝脏活检手段检测腺病毒是否在肝脏中自我复制,包括 PCR(聚合酶链式反应)检测和腺病毒的特殊染色检测。此前,我们观察到,一名患有不明病因肝炎的患者,此前得过新冠肺炎,其腺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但这位患者腺病毒检测精确到肝脏后,结果却是阴性的。我们没能在肝脏中检测到腺病毒,所以我们无法得出这种肝炎是腺病毒感染所致的结论。

  要进一步研究这个问题,我们需要收集更多肝脏样本,做更多分子测试。

  新京报:目前能得出哪些推测或者结论?

  奥利斯·怀斯堡·津曼:一旦我们开始讨论罕见病例,得出明确结论需要时间,并且必须谨慎对待这些结论。但我认为,有潜在证据表明,尽管非常罕见,但患者感染新冠病毒后的特定时间内有可能更容易感染这种不明肝炎。

  不过,我还是认为,家长无需因此倍感压力,觉得应该做点什么,也不建议对感染过新冠病毒的患者进行常规检查。总体而言,我们不应该让普通人群感到紧张,而是应该引起医学专业人士的注意。

  ━━━━━

  预计仍有一些病例未被发现

  新京报:相较于以往的肝炎,这次不明病因儿童肝炎有何不同之处?

  奥利斯·怀斯堡·津曼:这次肝炎与以往肝炎不同的地方在于,患者的胆红素有所增加,并且这些胆红素对类固醇的反应十分明显。

  从肝脏活检结果来看,肝入口区域有炎症细胞,称为界面性肝炎,它与普通肝炎有相似之处。但仍需要小心,以免将界面性肝炎错误诊断成自身免疫性肝炎,这两者在实验室活检中也有相似之处。

  同时,界面性肝炎也与EBV(疱疹病毒)所致的肝炎有相似之处。例如,界面性肝炎的某些特征和EBV所致的肝炎的某些特征有混合的地方,它们在病理学上看起来相似。

  以上这些主要发现对这次不明病因儿童肝炎群体而言也是独一无二的发现。

  新京报:目前,以色列的病例跟美国、英国等其他国家的病例有无共同点?

  奥利斯·怀斯堡·津曼:我在美国的同事说,美国也发现类似病例。一旦这种不明病因肝炎引起人们的注意,医生便会开始回溯病例情况。现在我们需要更多数据,我也相信很快就会得到。

  新京报:下一步是否有针对这种不明病因肝炎的科研计划?

  奥利斯·怀斯堡·津曼:我们会尝试重新分析肝脏活检,对活检标本做更多分子测试,同时主动进行PCR(聚合酶链式反应)检测。更重要的是,未来可能会出现更多病例,我们应为此做些准备,冷冻保存一些血清和肝脏碎片,以便进行更多分析。

点击进入专题: 严防不明原因儿童急性重型肝炎传入 韩国疑似出现首例儿童不明原因急性肝炎病例 印尼发现21例疑似不明原因肝炎病例 印尼3例疑似不明原因急性肝炎病例死亡

责任编辑:张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