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尼尔美业(武汉)科技有限公司-罕见病药物落地博鳌乐城背后:“先行先试”为更多新药进入中国打开窗口
你的位置:卡尼尔美业(武汉)科技有限公司 > 资质荣誉 > 罕见病药物落地博鳌乐城背后:“先行先试”为更多新药进入中国打开窗口
罕见病药物落地博鳌乐城背后:“先行先试”为更多新药进入中国打开窗口
发布日期:2022-11-23 02:15    点击次数:151

罕见病药物落地博鳌乐城背后:“先行先试”为更多新药进入中国打开窗口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武瑛港 北京报道 “全球获批的唯一一款软骨发育不全药物在博鳌乐城先行使用有重要意义,因为只有让罕见病药品先进入中国,才能有后续的一系列进展。我们有幸协助瑞金医院海南医院完成这款药物在国内的落地应用,花了半年很值得。毕竟药品在乐城落地,就增加了在中国上市的可能性,至少医院诊疗也有了可参照的依据,如果还能促进多层次支付体系的建立,那就有可能让更多患者用得起药。”近日,七色堇罕见病项目负责人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说道。

据了解,近期5名平均年龄为5.8岁的软骨发育不全的患儿在博鳌乐城瑞金医院海南医院(博鳌研究型医院)成功接受了伏索利肽(Vosoritide)注射治疗,他们是该药落地中国的首批受益者。

先天性软骨发育不全是一种发病率约为1/17000-1/28000的罕见病,属于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疾病。患者会出现严重的身材矮小,头颅较躯干大,四肢短小,与身高不成比例。未经治疗的患儿成年后平均身高<3250px,且80%以上的软骨发育不全患儿存在不同程度的并发症,如肥胖、高血压、脑积水、限制性肺疾病、中耳功能异常等,严重影响生活质量。

软骨发育不全的最佳治疗时机需赶在生长板闭合前用药,错过这一生长发育的黄金阶段后,药物的帮助也很有限。而伏索利肽是目前全球获批的唯一一款用于软骨发育不全的治疗药物,由药企BioMarin研发,2021年8月于欧洲上市,同年11月在美国上市。

根据“瑞金海南医院”官微信息,上述5位患儿可在国内使用伏索利肽,得益于乐城先行区双“国九条”优惠政策,让国内软骨发育不全患者可在博鳌乐城、瑞金海南医院实现新药械“国际三同步”,申请使用伏索利肽。

低成本“试水”的契机

2019年9月,国家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支持建设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的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推动乐城先行区在医疗医药领域的“先行先试”改革和开放。

《实施方案》出台前,在乐城先行区使用的未在国内上市的创新药械只有14种,但截至2022年3月底,乐城先行区已引进200种未在国内上市创新药械临床使用,成为国际创新药械率先进入中国市场的最主要通道。

其中罕见病是乐城先行区重点引进的药物类别,2020年6月10日,海南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就已正式发布罕见病药品引进清单,覆盖42种罕见病的48种药物,属于国内首次大规模引进国际先进的罕见病药物,为中国2000万罕见病人带来希望。

进入2022年以来,除了治疗软骨发育不全的伏索利肽,还有再鼎医药治疗重症肌无力的FcRn拮抗剂、Mirum公司/北海康成治疗阿拉杰里综合征的ASBT抑制剂等药物,均已落地博鳌乐城。

七色堇项目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乐城先行区“双国九条”优惠政策对罕见病患者有重要意义,十分契合罕见病领域的需求,因为罕见病治疗的困难之处在于国外有很多临床有效的药品由于种种原因并未在国内上市。

因为企业是否让药品上市,第一考量要素肯定是销售额,企业并非慈善机构,对药企来说任何行为都会带来成本。

根据艾昆纬数据,目前我国获批上市罕见病药物与欧盟首次获批时间相比,即使是通过优先审评审批,上市时间仍滞后平均约9.5年。

有业内人士进一步表示,如果某罕见病药物治疗费每年上百万,企业就会考虑中国市场中有多少患者能承担这一价格。但罕见病患者本身就数量较少, 余姚地图如果还要求有较强的经济承受能力,那么市场容量可能就更小了,而且在中国包括罕见病在内的很多疾病都缺少流调数据,在这样的情况下,药企就可能会作出更保守的选择,不在中国上市。

“很多药企没有进入中国的主要原因是缺少判断中国市场的信息和数据,从这个角度来看,其实博鳌乐城提供了一个契机,让药企可以用非常低的成本进行尝试和试错,先落地看一看中国的市场怎么样,如果落地后真的有一定数量的患者开始用或用得起这一药品,也许企业就会重新评估中国市场,同时意味着中国患者多了一线希望。”

据了解,近年来罕见病市场持续升温,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全球罕见病药物市场规模将由2020年的1351亿美元增至2030年的3833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1%。

相比之下,2020年中国孤儿药市场规模约为13亿美元,约占全球孤儿药市场规模的1%。预计到2030年,中国孤儿药市场规模将达到259亿美元,在全球孤儿药市场规模占比约7%。

另外与普通药物相比,罕见病药物的上市与推广可能成本更高。据麦肯锡分析,一般来说,大公司推出罕见病治疗药物时,往往是该药物首次进入相关治疗领域,因此很可能既缺乏疾病方面的专业知识,资质荣誉又缺乏对相关卫生体系和患者疾病历程的深入了解。加之病情罕见,上市团队很少能找到参照物,从中吸取经验教训。

而且罕见病药物成功上市的公司需要在四个方面表现突出:第一,对罕见病社群的投入巨大,此类社群的支持非常关键;第二,利用创新方法发现目标患者;第三,采用策略性方法提高药品可及性;第四,帮助患者及其护理人员走通医疗体系的繁复流程,以确保用药。

毕马威相关分析也显示,罕见病产品的推广不仅仅要求企业掌握一个完全陌生的疾病和产品,还对疾病认知推广、诊疗能力提升、患者支持、药品准入、保障落实等综合能力有极高要求。罕见病产品的成功上市,要求产品团队承担从研发、就诊、诊断、治疗、随访过程中的多样职责,需要一人多能的“超级团队”。

带药离院量能否增加?

除了药物问题,罕见病诊疗还面临着患者对疾病了解不足和诊断难的问题。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中日友好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吴浩曾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各层面对罕见病重视度还不够,很多罕见病患者不知道去哪里看病,所以需要加强对罕见病的科普宣传,但是还有一些医院不知道如何诊断和治疗,而且国内外罕见病相关资料较少,所以医生的治疗方法可能不是学来的,而是在治疗过程中不断总结,用自己的经验推陈出新得到的。

根据相关研究数据,目前国内罕见病的诊断周期为5~30年,绝大多数罕见病患者在确诊前平均要寻找5~10名医师就诊,误诊率高达44%~65%。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其实上述问题一定程度上也与药品问题有关。“患者和医生都需要进一步了解罕见病,很多时候不是他们不愿意了解,而是就算了解了,最后发现没有治疗手段,这是一个非常尴尬和无力的局面。医生给患者做了很多检查,确诊罕见病后却找不到治疗方式,就导致很多医生其实并没有那么强的动力去做检查,而且检查本身对患者家庭来说也是负担。”

麦肯锡方面数据显示,在已知的7000种罕见病中,95%都没有FDA批准的针对性治疗药物。

上述业内人士进一步表示,其实很多大医院也没有在罕见病方面做太多投入,因为投入之后没有有效治疗手段,所以只有当越来越多的药品进入中国市场,或者有机会进入市场,医生才会有诊断和治疗的动力,才能推动各方进一步解决罕见病诊疗问题,那么博鳌乐城的优惠政策就带来了珍贵的机会。

同时值得关注的是,对于博鳌乐城的特许药品,患者可以带离使用,2022年6月,海南省药监局联合海南省卫健委印发《海南自由贸易港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临床急需进口药品带离使用管理办法》,要求根据患者诊疗需要,带药离院量原则上不超过4周;病情稳定、药品不良反应较轻的慢性病患者,带药离院量可适当延长,但应限于12周内。超过4周的长期处方,医师应当严格评估,强化对患者培训,并在病历中记录,患者通过签字等方式确认。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允许带离使用让患者用药更加方便,但是带药离院量希望能进一步增加,因为其他疾病可能有一定明确疗程,但是罕见病比较特殊,多数属于长期用药,需要数年甚至一生持续用药,如果只能带4周药量,患者就需要一个月去一次海南,来回机票住宿等额外费用较高,经济负担较重,如果能把频率降到一年一次或两次,那么负担就会明显降低。

“对于带药量增加后患者是否会倒卖牟利这一问题,其实罕见病人数量很少,个人销售难度较大,可能同一个城市都找不到同样的病人,而且倒卖获利空间很小,可能冒着巨大的风险最终只赚几百块钱。而且没有患病的人基本不会拿到药,到乐城拿药需要正式的确诊报告以及长期用药或者长期医生随访的证明,否则无法拿到药,所以那么拿药的基本都是患者,需要自己用药,倒卖的概率就更低了,患者需要去海南拿药是因为有刚需、有急需。”上述业内人士说。